很乱很色的杂货铺

 

 
  门口为男人们设计的休息处。
 
  卡贴,走的路线是“很黄很暴力”。
 
  解放初生产的无敌牌缝纫机,年过半百了,但风韵犹存。边上躺着一些图案花哨的空白CD。
 

  

  应鹿鸣是无锡电视台的当家花旦,她的兼职是每个周末跑来杭州开店。在她这买东西,无他,一个字——扒。扒累了,还可以向她讨杯咖啡喝。

  文|韩晓娟·图|步恩撒

  (Q:都市周报 A:应鹿鸣)

  Q:为什么想到开这爿店?

  A:很喜欢杂货店这样的业态,很奇怪,生活的城市里为什么没人把这个业态表现出来呢?没人就我来好了。杂货铺很好,就像家和朋友一样的感觉。

  

  Q:能赚钱么?

  A:能啊。

  

  Q:东西从哪里进货?

  A:江苏是服装大省,衣服进货挺方便。四季青是不去的,重复率太高,档口的老板也不会把真正好的东西拿出来给你。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渠道就多了,旅行时,看到喜欢的就买进,也从一些年轻的设计师手上拿产品,可能他们没有出名,但他们手上有很精彩的东西。这纯粹是个人喜欢,没指望着囤货涨价。

  

  Q:开店的经验是什么?

  A:店虽小,也是五脏俱全,一定要花心思。脑门一拍想开就开,绝对不行。

  

  Q:有什么困惑?

  A:开业到现在,一公里内出现了三四家一样的。还有一个人直接叫了包工头,拿着卷尺在量我们店门口的尺寸,要copy,要不要搞这么夸张啊!

  美女主播的杭州爱情驿站

  

  11月28日,下午1:30。阳光灿烂,但温度留在皮肤上还是低低的,冬天到了。

  每个周五,应鹿鸣都会从无锡准点坐上D471,吭哧吭哧三个多小时,目的地是350公里外的杭州。杭州让她眷恋不舍的,除了老公和一帮朋友,还有一个原因,她刚在开元路上开了一爿店,叫椰子铺。

  椰子铺里不卖椰子,也不卖任何一种水果。这个糊里糊涂的名字来自于一次蹩脚的翻译。yes,椰子,叫起来挺顺嘛,就这么叫上了。

  应鹿鸣是无锡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主持综艺节目是正业,开店是她严肃的副业。其实对于这爿店,她老公陈浛的欲望更为直接。陈浛混过娱乐圈,倒卖过医疗机械,如今终于找到了人生正道,就是开小店,当老板。应鹿鸣不在的日子,掌柜就是他。

  陈浛跟我讲了一个笑话,小学第一堂课,老师问一个问题:你们长大了要干什么?回答大多是科学家、飞行员等崇高理想。陈浛呢,他倒是很坦白啊,站起来,大声答:我要当万元户!

  行啊,现在这个梦想实现了。

  

  杂货就是身旁不可思议的存在

  

  从筹备到开张,对这爿小店的定位一直很清晰,就是zakka。日文杂货的意思。

  杂货最开始的定义比较民生,举凡食衣住行等用品都归于此。

  后来,zakka的定义升级了,成为“好玩杂货”。油盐酱醋、针头线脑这些日常用品属于“道具”,而“杂货”指具有提升生活质量功能的“道具”。打个比方,5块的纸杯和300块的马克杯有什么差别?都能装水,但还是有人会花300块买更漂亮的杯子是不是?功能之外,我们还有视觉上的需求和心理上的满足。

  等到zakka传到欧美,含义又升了一层,成了可爱的、具有质感的物品。英国、法国两地有很多时尚混搭小铺都管自己叫“zakka”,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椰子铺就是一家彻头彻尾的zakka。店是真当叫一个小啊,一共才50多平方米,满当当地塞了各类时尚杂物。

  最多的是衣服。应鹿鸣还是时尚服饰的买手,买衣服既是兴趣也是工作。

  衣服之外的东西就太杂太乱了,什么都有。有很多东西大打“色”字牌,蕾丝内裤、挑逗意味十足的卡贴,你得慢慢淘。

  隆重推荐一批电话机,卖场里绝对找不到,是最老的一批脉冲电话,应鹿鸣和老公专门收过来的,芯片已经改装过,回家插上线就可以用。试了一下,老电话的铃声老当益壮啊。

  七七八八的东西还有很多,等你慢慢挑。椰子铺充分证明了一个说法:杂货就像是我们身旁不可思议的存在。

  

  好东西得靠自己扒

  

  杂货铺的玩法和别家不一样,你得很有耐心,一样一样地翻。

  也有老客人,很熟啦,来了直接上手扒。屁股朝天扒拉半天,然后从犄角旮旯里翻出一件东西,跟应鹿鸣说:我要这个。

  应鹿鸣睁大眼睛,傻了,这什么时候的东西,从哪来的啊?你看,这就是杂货的乐趣。

  主持人很会说话,主持人的老公更会

  喷,两人加在一起,三分钟内就能把你喷倒,并且继续滔滔不绝。所以来这买东西,你还得多备点口水。

  渴了也没关系,脸皮厚一点,去要咖啡喝。门口就立了一块牌子,这块风水宝地,一般店是写促销信息的,但应鹿鸣写的是“在老板不太忙时,可以讨杯咖啡喝”。请注意,前提是不太忙,要是他们都忙着,你要么渴死,要么自己动手煮。

  除了喝咖啡,贪心一点的话,你还能在这儿填饱肚子,收银台边上有一个六七十年代的保健药箱,这是应鹿鸣外婆分家时的家产,现在被带到了杭州。放什么?好吃的零食呀!

  镇店之宝——大南瓜

  

  花了八块钱从菜场买的,回家后发现造型很酷,就用水彩笔在南瓜身上涂鸦,所有小店里卖过的、卖光的、现在还在卖的东西统统上了身。此南瓜老板喜欢极了,且坚决不卖。

 

上一篇:揭秘希腊同志“天体海滩”

下一篇:深海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