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伊拉克穿上防化服

  今年1月17日,是海湾战争爆发20周年,韩家川军休所军休干部王荣胜作为一名我驻外机构的军人,曾经经历了1991年和2003年两次海湾战争。这两场战争给世人带来许多思考,更重要的是给伊拉克人民带来无尽的痛苦和灾难,其中也包括参战国军人的伤亡。王荣胜选出回忆录中的一段,披露了我驻外使馆人员在此期间,如何应对这场战争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以此来纪念这场战争。
  1989年底,我被外交部借调派驻伊拉克大使馆工作,期间经历了“海湾危机”和举世瞩目的世纪之战“海湾战争”。一晃20年过去了,战争给人们带来的恐惧仍然记忆犹新。
  1990年8月2日,伊拉克占领科威特之后,联合国通过了一系列决议制裁伊拉克并要求伊拉克立即从科威特撤军。美国及其盟国正夜以继日地调兵遣将,航空母舰和各种舰队云集海湾,大兵压境。伊拉克的上空笼罩着战争的阴云,巴格达这座世界文化遗产的宝库成了一个一触即发的火药桶,正一步步走向战争的深渊。
  在伊拉克的外国侨民和劳务人员开始撤离伊拉克,使馆工作人员的夫人们和一些无关紧要的工作人员也分批撤离回国。按照惯例,使馆每次有人回国都要会餐欢送,每次会餐时大家都说说笑笑非常热闹,可这一次会餐的气氛却十分冷清,丈夫们舍不得夫人们走,夫人们又担心丈夫们的安全。这种担心不是多余的,因为战争打起来是个什么样子,谁也说不清楚。那些日子,巴格达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报纸电视的新闻连篇累牍地报道海湾危机,报道美国准备发动进攻的情况。军事专家和评论家们口若悬河地预测哪天开战,分析战争的各个进程。我老娘过去从来不看电视新闻,那些日子,她老人家每天必须坚持看完新闻才睡觉,因为她的儿子就在巴格达。国内的亲人都在为我们这些留守在巴格达人员的安全担心。为了外交工作的需要,我们必须有人坚守岗位,大使馆什么时候撤离要根据国内的指示。后来,外交部指示使馆只留下精干的十人留守小组,其余人员全部撤出。当大使让我做为十人留守小组成员留下而征求我意见时,我说:“我是军人,又是党员,我应该留下。”大使说:“好样的!”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没给咱军人丢脸。大使馆制定了应急方案,战备工作紧锣密鼓地进行。我们尽可能地采购一些粮食和方便食品,还有矿泉水等饮料,把发电机的油箱存满了柴油,把地下室收拾干净,放进食品饮料和被褥,把游泳池刷洗干净,换上干净的水以备停水时用。在有的人建议下,我买了几大桶红黄油漆,爬上使馆办公楼的屋顶,画了一幅巨大的五星红旗,冀以免遭轰炸之虞。说到担心,一般的常规战争我们还不是特别担心,可以钻到使馆的地下室躲躲枪弹。我们最担心的是化学武器。美国总是怀疑伊拉克有化学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武器,据说在离使馆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奶粉厂,美国怀疑是化学武器工厂。万一工厂被炸,毒气在空气中蔓延,那可是无处躲藏的。
  战争正一步步逼近,我们似乎已闻到了火药味。巴格达的居民也开始恐慌起来了。富人居住的曼苏尔区排起了买食品的长队,到处都有抢购食品的居民。市区的主要街道持枪的伊拉克大兵明显增多,新兵招募站挤满了群情激昂的年轻人,他们呼喊着“用生命和鲜血保卫萨达姆”的口号。但是,战争哪天开始,谁也说不准。一天后半夜,我睡得正香,突然被轰隆隆一阵巨响惊醒。我吓了一跳,莫不是美国的进攻开始了?坐起来仔细一听,原来是下雨了。巴格达的雨季是在冬天。但是以前下雨,从来没有打过这么响的雷。莫不是老天爷在为伊拉克人民哀鸣,为伊拉克人民哭泣吧?我在想,此时此刻,巴格达的老百姓也许都会像我一样被这声炸雷惊醒,他们正在受着战争威胁的煎熬!第二天,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说起那声炸雷,都以为战争打响了。
  1990年11月11日,钱其琛外长再次访问伊拉克进行外交斡旋,这是在海湾危机以后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唯一的一位外长访问伊拉克。由于民航中断,钱外长乘坐专机来访,一般情况下,部长级领导出访是没有专机的,只是由于当时情况特殊。钱外长的专机给我们带来了北京的国光苹果,大白菜,驻埃及等邻馆也捎来了桔子和香蕉等水果。看着这一大堆来自祖国和邻馆的慰问品,我们激动万分。更值得我们高兴的是,钱外长的专机还给我们带来了防化服,防毒面具和防弹背心。这回可好了,有了防毒面具,我们最担心的问题解决了。国内真是急我们之所急,想我们之所想。大家聚集在大厅里,由武官讲解防化服和防毒面具的使用方法。
  当兵20多年,还从来没有摸过这玩意呢!穿上防化服,戴上防毒面具,再把沉甸甸的防弹背心套在身上,体验着那异样的感觉。这时,我们才真正意识到战争真的就要来临了。不过,有祖国的关心和支持,有祖国做我们这些驻外人员的强大后盾,我们什么都不怕。
  1991年1月17日,海湾战争爆发了。就在这一天,我们大使馆的人员安全地撤离了巴格达,回到了北京。
 

上一篇:北京草桥变电站爆炸,消防人员称,爆炸泄漏出低浓度有毒气体

下一篇:以色列举行全国性预防袭击演习